主页 > 百科门户 >中国先审后播短影音规定,正在成为维稳新手段 >

中国先审后播短影音规定,正在成为维稳新手段

2020-06-15 百科门户 862 ℃
正文

中国先审后播短影音规定,正在成为维稳新手段

看準抖音、快手等短影音爆红,以及 bilibili 等「弹幕」式留言逐渐成言论审查的新灰色地带,具有官方色彩的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昨天发表《网路短视频平台管理规範》和《网路短视频内容审核标準细则》两套新规则。

《标準细则》最前面要求平台「不得攻击政治法律制度」「不得调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得诋毁中国共产党领导」「不得播出分裂国家内容」这部分很中共,一点都不令人意外;但问题来了,《管理规範》规定影音网路平台必须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也就是说,包括节目的标题、简介,甚至连弹幕、评论等内容,都得经内容审核后才能播出。

表面来看,这无疑是中国正在加强网路影音的言论审查强度。这份《管理规範》也同时要求平台必须建立审核员制度,这些人要经过省级以上广电管理部门的官方培训才行;原则上,审核员人数得有平台每日新影音数量的千分之一以上。

这行不行得通呢?用审核员人数要求最低「千分之一」计算,一个人一天要审 1000 条短影音,一天工时 8 小时,平均要用 28.8 秒处理一条短影音;对抖音、快手平均长度十几秒的平台好像勉强可行,但像 bilibili 这种平均几分钟长的平台可就惨了,加班肯定加不完,非得冒着可能漏看的风险用快转审完不可。

只是言论审查仅仅只是该政策的一部分用意,另一部分,这种繁重、重複性高且低门槛的网路审核工作,正在成为中国在贸易战冲击后维稳的新手段。

中国先审后播短影音规定,正在成为维稳新手段
透过新规,中国失业人口反而变维稳新军。

事实上中国内容网站聘用大量人力进行内容审核早就不是新鲜事,以「字节跳动」为例,他们在 2018 年初第一波就招募了 2000 人进行内容审核;4 月份把该团队整整扩大至总人数 1 万人,同时快手也把内容审核从 2000 人扩大至 5000 人。

但中国受到贸易战影响已造成 740 万人失业返乡潮,而且许多媒体机构都推测这数字还会继续扩大。如此严重足以造成社会动荡的失业人口该怎幺办呢?嗯,不如就定一个更严格的审查新规,让更多人加入言论审查行列,一边减少失业一边维稳吧。

同时这些工作也巧妙地把社会维稳成本转嫁给了那些赚钱的科技网路公司,成了另类压榨民营企业利润的有效手段;只要有心,官方时不时还能拿这档事控制企业,把不小心有问题的内容挑出来,再压一层压力给这些网路公司。

但最后大哉问终将来临:科技公司的利润越来越薄,失业人口越来越多,当科技公司最后也不得不被莫名其妙的人力成本拖垮时,这种手段还能撑多久?